你再笑一下好不好

【巍澜】如果赵云澜生病了。

白奕:

发烧胃疼预警...。
我在写啥我也不知道!
跟怀孕期的赵云澜莫得关系!莫得关系!这个赵云澜...大概...是...随便哪个时间线...(。


——————————————————


“……澜……”


“……云澜?”


“嗯?” 赵云澜从黑暗中挣扎出来,拧着眉努力睁眼,耳边沈巍的声音像隔着一层真空包装一样嗡嗡的,他想抬手按住刺痛的太阳穴,却连手都抬不起来。


“你发烧了。” 沈巍把用凉水打湿的毛巾叠好放在赵云澜额头上,借着凉意抚了抚赵云澜因为发烧泛着红晕的脸。


赵云澜昏昏沉沉的意识被沈巍递过来的一点凉意拉了回来,他偏过头小猫似的在人手心蹭了蹭脸,眼前忽明忽暗的光影逐渐散去,赵云澜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茫然的目光里终于掺入几许清明。


“几点...咳,几点了?”赵云澜一张嘴嗓子里就哽的生疼,略感烦闷地清了清嗓子。沈巍把倒好的温水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坐在赵云澜身边把赵云澜扶起来揽在怀里,拿过水杯给人润润嗓子。


“八点,你先起来把粥喝了?我今天不去学校了。”


赵云澜把脑门儿上被热度浸染的毛巾扯下来,撑着床自己坐好,拍了拍沈巍的大腿。


“没事儿,我这小感冒,你快去吧。”


沈巍听着赵云澜嘶哑的声音皱了皱眉:“你……”


“我会好好吃饭好好吃药的,沈公仆放心!”


说完赵云澜掐了把手心给自己提提神,从床上爬起来勾住沈巍的胳膊往上扯了扯,把人拉起来推到门口。


“不用担心,我又不是小孩儿,再说了不是还有大庆吗,估计一会儿也该浪回来了。”


沈巍无奈地站在玄关处换好鞋,伸手理了理赵云澜凌乱的刘海。


“粥还是温的,一会儿记得先喝粥再吃药,吃完好好睡一觉,我今天下午没课,很快就回来了。”


赵云澜嘿嘿笑了笑,凑上去拿脸颊贴了贴沈巍的脸,沈巍眼镜架被赵云澜蹭的一蹦一蹦的。


“今儿感冒,等好了再补上。”


沈巍垂眸一笑,每天早上他出门赵云澜都要挂在他身上亲个够才放他走。


赵云澜斜靠在门口笑着跟沈巍挥手,看沈巍一步三回头的忍不住把手往外挥了挥,示意人赶紧去学校。


直到沈巍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赵云澜才放下摆动幅度过于夸张的手,扶着门滑坐在地。


由远及近的轰鸣声轧过脆弱的神经,赵云澜用力把后脑勺往门上一磕,尖锐的疼痛把眼前的黑雾驱散不少。


“啧。” 赵云澜扒着鞋柜慢慢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桌前看了眼桌上的白粥,整个人摔进椅子里。


缓了缓攒了口气,赵云澜把粥挪到眼前,白色的勺子碰到碗沿“叮”的一声,他把粥舀起来瞅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下勺子叹了口气。


一发烧胃里也不消停,要是真把粥喝了估计一会儿就得吐了。


闭着眼把沈巍给他准备好的药和水一股脑塞嘴里咽下去,靠着身体的记忆走回了床边一脑袋就扎了进去。


到底是睡过去还是晕过去的赵云澜也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醒是疼醒的。


胃里一阵一阵的,既不是疼到受不了也不是轻到可以忽视的程度。


赵云澜撑开一点眼皮,看了看床头猫头鹰肚子上的表,眨了好几眼才看清是十二点。


赵云澜脑子里比浆糊还浆糊,翻了个身,把被子卷起来堆在胸腹处,蜷起身子压住胃部。


急促的闹铃响起来的一瞬间赵云澜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胃里本来差不多消停了的疼痛变本加厉地席卷而来,像一把钝刀磨来磨去。他揉了下还在狂跳的心脏,把枕头下的手机拿出来气愤地关上了他为了熟知沈巍上下课才设置的闹钟。


把手机塞回去以后赵云澜有些放空地看着屋里某个点,按在被子上的手又用了点力气压进去,抿着唇吞咽了一下,突然挣扎着爬起来跑到洗手间抱着马桶吐了出来。


他没吃饭,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呕了两口酸水以后就是干巴巴的呛咳。


赵云澜抹了把眼角被刺激出来的生理泪水,皱眉看着呕吐物里掺杂的血丝。


轻微胃出血,这点量吃药就能止住了。赵云澜按了按胃部又干呕了两下,打算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他把呕吐物冲下去,往后仰了仰靠在墙上攒力气。


“云澜?”


沈巍的声音吓了赵云澜一跳,他连忙应了一声,挣扎着连滚带爬地挪到洗手池漱了漱口又洗了把脸,想把刚刚因为干呕刺激到通红的眼眶遮挡一下。


按理说沈巍走回来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但是他满脑子都是赵云澜早上烧的神志不清的样子,一下课就看似温文尔雅实际上比平时快两倍的速度走了出去,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直接瞬移回了家里。


他走的时候什么样,回来的时候家里差不多还是什么样。


沈巍看着桌子上没动的粥和不见了的药,又看了看床上不见了的赵云澜,用力咬了一下后槽牙。


空腹吃药,又得难受了。


他看了眼关着门的洗手间,凑上去听了一会儿,轻声叫了一句,听到赵云澜回答这才放下心来。


沈巍把领夹和袖箍摘下来,眼镜放在桌子上,守在洗手间门口等赵云澜出来。


赵云澜对着镜子看了好几遍,又把拳头抵在胃部用力顶了几下,想办法压住这种令人烦躁的疼痛。他怕沈巍担心,扯了扯胸腹处满是褶皱的睡衣就推开了门。


沈巍在看到赵云澜的一瞬间眼神就沉了下去,原本亮晶晶的目光在看到赵云澜微红的眼角和过于苍白的嘴唇后就成了暴风雨前的压抑。


赵云澜在心里抽了口凉气,琢磨着咋整。


沈巍自己深呼吸了一下,摸了摸赵云澜还带着点凉意的额头,确定没再发烧了脸色才好了点。


“你哪里还不舒服?胃疼吗?”


赵云澜唇色天生偏红,让人一眼望过来总是不自觉地被吸引目光。即使是他以前生病时也没这么苍白过,沈巍拉过赵云澜的手腕想把人领到床前,结果刚转过身就觉得手里一沉。


赵云澜本来还想调戏一下沈巍,结果嘴刚张开胃里就涌上一阵报复似的剧痛,他猛地弯下腰把手卡进腹部,喉咙里溢出一声不成调的痛呼。


沈巍心里一惊,立刻把人拦腰抱起,自己坐到沙发上把赵云澜放在腿上,把人搂在怀里强硬地掰开赵云澜恨不得压进胃里的手。


赵云澜想蜷起身随便把什么捅进胃里,但沈巍死死按着他不让他乱动,他疼得眼前阵阵发黑,一口气憋在胸口恨不得这辈子都不吐出来。


沈巍看着赵云澜愈发苍白的脸和额头上的冷汗心疼地亲了亲赵云澜的嘴角,伸手贴在人上腹,察觉到手下痉挛的器官,将能量集中在手心慢慢探进去缓解。


赵云澜被疼痛磨的想打人,他把脸埋进沈巍胸口慢慢抽气,闭着眼催眠自己,二十分钟后才缓过来。他虚脱般把手往下垂了垂,沈巍整个人瞬间被吓得浑身紧绷,赵云澜垂到半路的手赶紧跑回去抓住沈巍颤抖的手。


“没事儿了。”


他贴在沈巍胸口听着沈巍快速跳动的心脏,闷笑了一下。


“多亏我家大人了,不然真得疼死……”


“赵云澜!”


赵云澜咂咂嘴噤声。


沈巍把抱着赵云澜的手又紧了紧,两个人都是一身汗。


赵云澜知道这次真把沈巍吓到了,抬手勾住沈巍脖子坐起来,鼻尖蹭蹭人颈侧,又凑上去亲了口嘴角。


“我错了。”


沈巍偏过头看着一脸真诚的赵云澜,怎么看怎么觉得丫满脸“下次还敢”。


————————————————
嗯...就这样(´๑•_•๑)。